《以我之名》小说读后感书籍评价:世界上只有两件事

「被照顾者深埋在岁月里的许多过往,都沉积在深黝不见底的心灵中,有时竟成为吞噬一切的黑洞,将照顾者也吞噬进去。这才是照顾路途上最沉重的负担。」

以我之名》2020, 张曼娟

推荐度:★★★
易读度:★★★★★


年过半百的作者张曼娟,在看似完全掌控人生步调的年纪,遭逢父母身体变化的打击,爸爸先是中风,并引起思觉斯调症,妈妈则是严重失智,连自己名字都不记得。

从前照顾自己的爸妈,反而成了需要照顾的失能对象。在照顾的过程中,张曼娟感受到社会对于老化的歧视,以及照顾者的身心具疲,并从中习得『原谅』、『和解』、『释怀』,找到最宽心的自我心境,以下三点和大家分享:

#孤独的照顾者#

长照是场永远赢不了的战争,充满责难缺乏掌声。随着身体机能不断退化,只能尽可能减缓衰老的速度,防止暴冲。人一旦年纪大,思考与情绪控制的能力也大不如前,照顾者成为父母的『情绪垃圾桶』,三天一小吵在医院屡见不鲜。

常见的景象是,低成就的孩子留下来照顾父母,高成就的孩子偶尔寄钱回来,然而父母感谢的往往是少回来的孩子,认为他们在外面很辛苦,偶尔回来探望就喜出望外,对于家中照顾自己的孩子则百般刁难。

#社会对于老化的排斥#

老人由于反应迟缓,又常因卫生不佳带有异味,导致许多人避之惟恐不及。『恐老』的问题,发生在老人本身以及周遭亲友。

台湾的社会会逐渐像日本的超高龄社会靠拢,要如何当个『上流老人』,在人生的后半段维持社交、娱乐与生活尊严,还需制度面改善。

#以我之名#

作者成长的过程和多数人一样,承受着许多人的意志,不管是父母、老师、朋友,每个人都喜欢帮别人安排道路。

年过半百的她,习得一个体悟『世界上只有两件事,关你屁事和关我屁事』。帮你下决定的人很多,但负责任的只有你一人,也因如此,要记得别人的话永远只是参考。

长期读惯译本,一读台湾书籍发现文笔流畅好多,果然翻译还是隔层纱。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