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缪《异乡人》 – 没有人,也没有人有权利为他哭泣

卡缪《异乡人》 – 没有人,也没有人有权利为他哭泣

「我觉得能够了解为什么在生命尽头要找一个『未婚夫』,为什么要玩重新开始的游戏。那里,在那里也是,在生命逐一凋零…